關于協會 收藏本頁 聯系我們

你好!歡迎光臨雲南省環境保護産業協會網站!今天是2019-08-30

資源技術

汙泥處理處置難題欲求破解之道

來源:雲南省環境保護産業協會 浏覽量:796 日期:2018-12-10

“我做了十年汙泥處理,十年中間,是‘頭疼’的十年”,北京排水集團總經理楊向平近日在談及汙泥的處理處置問題時,他的發言以這樣的開場白開始。 
  近年來,隨著我國城市汙水處理力度和汙水處理設施建設的加快,城市汙水處理率不斷提高,汙泥的處理處置問題日益顯現出來。對于汙泥的危害性,和其處理處置起來的難度,許多專業人士都深有感觸,與楊向平懷有同樣想法的可謂不乏其人。 
濁水雖清 汙泥卻還在  1月7日,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和重慶市市政管理委員會聯合舉辦的“重慶市(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示範工程項目研討會”上,重慶市市政管理委員會副主任王志飛的發言讓人們感受到重慶市(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的迫切性。他說,重慶市經濟條件相對來說比較落後,當地山地多,降雨多,同時庫區占的比例大,水環境保護的任務和壓力非常重。2001年,國家就做出了三峽庫區及其上遊水汙染防治規劃,要求重慶市三峽庫區幾乎所有的區縣至少建一座汙水處理廠和垃圾處理場。目前,三峽庫區、主城區和影響區共有24座汙水處理廠投入運行,在這些汙水處理廠産生的汙泥,基本是通過機械脫水後送到垃圾處理場填埋或者少量利用,多數沒有得到消化處理。 
  汙水處理廠産生的城市汙泥含水率高達80%,易腐爛,有惡臭,並含有寄生蟲卵與病原微生物和重金屬等有害物質。如不加以妥善處理,任意排放,將對環境産生嚴重的二次汙染。新華社記者曾在2004年底就發布了題爲“剩余汙泥將給三峽庫區水環境帶來二次汙染”的報道,這裏,讓我們來看一組新華社發的數據,便可知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面臨的難題有多大:“一般情況下,每處理1萬立方米汙水産生汙泥15~20噸,按目前庫區18座汙水處理廠設計能力80%的處理量估算,一年産生汙泥10萬噸以上。兩年之內,重慶主城區、各區(縣、市)和部分鎮將建設投運汙水處理廠80余座,總規模達到每日220萬立方米,按80%的處理量估算,日産生汙泥2640噸。當第二批汙水處理廠投入運行後,每年産生汙泥達到100萬噸。” 
  “庫區本身經濟條件和地理環境比較差,三峽工程作爲全國的一個工程項目,目前汙水、垃圾運行管理面臨的問題已經夠嚴重了,現在汙泥問題又成了讓人頭痛的問題。”其實,從世界乃至我國其他省市來看,又何嘗沒有遇到這樣的問題?據中關村國際環保産業促進中心主任徐雲博士介紹,目前,世界汙水處理廠幹汙泥每年産生1億噸,我國城鎮汙水處理廠每年産生幹汙泥180萬噸,預計未來5年內,每年還將産生幹汙泥540萬噸,而現有汙水處理廠中有汙泥無害化處置設施的還不到1/4,汙泥消化池能夠正常運行的也爲數不多。 
汙泥二次汙染之痛怎樣除  爲保護三峽庫區的水環境安全,探索出一條生態破壞小、技術先進、經濟可行、穩定持久的汙泥處理處置方案,重慶市市政管理委員會在充分調研國內外汙泥處置技術,結合重慶市社會經濟發展狀況的基礎上,組織編制了《重慶市城市汙水處理廠汙泥處理處置規劃方案》,在主城區擬建6座汙泥處理處置中心,並已于2004年12月23日召開了規劃評審會,獲得了專家的認可。重慶市市政管理委員會目前正就這一問題向市政府進行報告。 
  另據了解,目前,上海、深圳已經完成了汙泥處置規劃編制工作,北京、天津等城市汙泥處置規劃正在編制過程之中。隨著汙泥産生量的增加,各大城市都已經將解決汙泥的處理處置問題擺在了重要的位置上。但是汙泥處理處置的道路到底該怎樣進行? 
  在“重慶市(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示範工程項目研討會”上,專家們暢所欲言,認爲三峽庫區的汙泥處理處置必須在循環經濟理念的指導下,根據地方經濟狀況,進行統籌考慮,任何單項技術都難以滿足綜合治理的需要,技術路線應多元化;汙泥處理處置要走産業化的推廣道路。 
  楊向平在汙泥處理處置上已經有10年的經驗。早在1994年,北京高碑店汙水處理廠建成後不久,他就遇到了汙泥處理的難題。10年時間裏,從最初汙泥直接送垃圾處理場遭遇碰壁開始,他選擇過幾套汙泥處理處置的路子。他說,到去年,他們汙泥處置的路才算走通。目前,他們把汙泥制作成無害化的土,賣給做肥料的企業或者給垃圾填埋場。他認爲,汙泥處置作爲汙水處理工程來講,就是要做到減量化和穩定化,資源化的部分可以完全交給市場去做。汙泥處理處置如果完全想市場化,需要政府給予市場化的政策,包括水價等政策都要到位。他建議,單獨成立一個公司,由政府直接跟其簽協議,負責汙水處理廠産生汙泥的處理處置。 
  在強調汙泥處理要走産業化道路的同時,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環境修複中心陳同斌主任直截了當地指出,在這一過程中要充分考慮到相關技術的接口問題,因爲一個問題看起來簡單,操作起來卻會涉及到多個行業的交叉。那麽,政府在這個産業化的過程中將扮演什麽樣的角色呢?機科發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樓上遊副總經理的建議很明確,政府就要起到宏觀調控的作用,把中間的這些斷開的線連接起來。合肥市汙水處理管理處主任李勝海同樣認爲必須明確汙泥處置的責任主體是政府,而不是企業。政府要擔當起監管的責任,另外,還需要制定相應的標准,並給予政策和財政上的支持,來拉長汙泥處置的産業鏈。 
重慶要建汙泥處置示範工程  據介紹,爲了解國內汙泥處置的現狀,重慶市市政管理委員會曾組織相關人員對部分城市進行了調研,發現廣州市通過BOT方式已建成日處理900噸汙泥制磚原料生産廠(試運行300噸/日),由政府支付給處理廠家195元每噸汙泥處理處置費(特許期20年,含運輸費);上海則采取多種汙泥處理處置技術,由政府投資建成一座日處理250噸汙泥的幹化焚燒廠(即將投入試運行)。但是總體來說,國內的汙泥處置目前幾乎都處于起步階段,還沒有十分成熟的處理路線,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汙泥的無害化處置問題,昂貴的汙泥處置經費(運行費),以及對汙泥處置的觀念和相關政策的缺失,制約了汙泥處置的發展。 
  王志飛在“重慶市(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示範工程項目研討會”上說,目前,重慶市不僅編制了城市汙水處理廠汙泥處理處置的規劃方案,還編制了過渡方案,以應對已經到來的汙泥處理難題,解決汙水處理廠汙泥進入填埋場後對填埋作業和設施設備産生的不良影響,保證填埋場的正常運行。 
  王志飛介紹說,在過渡方案中,汙泥處理以減量化(二次脫水幹化)爲主,處置以衛生填埋的無害化處置爲主,同時,尋求適合庫區汙泥處理處置技術,開展多元化處理處置技術的試點或示範項目,兼顧資源化利用。 
  作爲中關村城市汙泥無害化産業聯盟主席單位的代表,徐雲在研討會上向與會人員提出了聯盟希望參與三峽庫區汙泥處置的組織方式。這一提議得到了專家們的認可。 
  據徐雲介紹,去年聯盟承擔的北京市科委《北京市城市汙泥在建材領域應用研究科技計劃》的中試項目,已經完成了1500噸汙泥燒制水泥的3000噸中試的目標。目前聯盟正在做城市汙泥資源化利用相關政策與技術的研究。對于參與三峽庫區汙泥的處置,聯盟很有信心。徐雲還向與會者介紹了聯盟對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過渡期和長期實施方案的構想。他說,汙泥綜合處理處置既要符合地方特點,也要符合市場經濟規律,任何單一技術或主體都不能實現區域汙泥的綜合治理的需要,應采取多元化的組合,構建一個聯合體,實現優勢互補、聯合攻關的目標。中關村城市汙泥無害化産業聯盟在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方面無論是技術與信息,還是市場運作與推廣都具有很好的優勢。就像日本NGK公司在處理東京西郊汙泥的公司也是三家公司的合作,三家公司各自分工,又互有合作,使汙泥處置工作得以穩妥進行。 
  據悉,在重慶市(三峽庫區)汙泥處理處置示範工程項目研討會後,聯盟成員單位將盡快完善示範工程實施方案,及早向當地政府申請示範工程立項,取得政府的政策性支持。正像有關人士說的那樣,重慶(三峽庫區)汙泥問題的解決不僅對庫區有意義,而且會對全國汙水處理産生影響,讓全國對汙泥都有一定印象。有著這樣的強勢結盟,汙泥處理處置的春天還會遠嗎?
分享: